首批感染新冠疫情的幸存者,全身器官严重受损,连梦中都是在治病

眼前这个被医护人员照顾的患者是首批感染新冠肺炎的病人,名叫肖军。肖军是在照顾父亲的时候感染的,但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就医,一直拖到高烧不退才来就医。肖军开始还能在病床上正常饮食,但高烧几天之后他的情况持续恶化,肺腑地方供氧能力几乎丧失。

想要让他活下来必须马上插管治疗,尽管第二次插氧成功,但血氧饱和度一直很低,医生做了很多措施,各项体征波动依然非常厉害。接管肖军的支援医生郑霞在抢救肖军的当晚写下了日记:今天是来到武汉的最不开心的一天,我发现她各项指标全部在恶化。当我跟她商量说咱们插管吧,她说十天,十天我插管能好吗?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。

好在郑霞医生的努力没有被辜负,在肖军插管后的24小时后病情得到了控制。两个月的恢复,肖军开始第一次尝试下地走路,而面上的氧气罩还暂时不能取消。肖军的父亲最终没有挺过去,他唯一牵挂的亲人离他而去,这对他来说是个巨大的打击。为鼓舞肖军的情绪,支援医生郑霞尽管早已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,却还是每天都会与他视频通话,询问病情,鼓励着他。

这边医生大声呼喊着王凤娇的名字,王凤娇是武汉医院急诊科的护士,同时也是一名临产的二胎妈妈。在她生产过后不到24小时就被确诊感染新冠肺炎,病情还在不断恶化。在产科主任确诊后,王凤娇被紧急送往金银潭医院,在那里开始生死未卜的治疗。丈夫心如刀绞,妻子躺在病床上没有丝毫反应。在走出病房后丈夫心情变得更加沉重,他不敢想象妻子能不能从这里走出来。

在丈夫独自在家隔离一个月后,王凤娇顺利拔掉了呼吸机,而她初临人世的小女儿被接到丈夫的表妹家照顾。因为丈夫要不时跑到医院,只能看看小女儿,却不能抱抱孩子,因为要固定插管,王凤娇脸上还带着大面积的擦伤,而人也消瘦下去一圈。在她昏迷的时候,是支援医生桑岭一直大声呼喊她的名字,在她意识不清的时候,还鼓励着一定要撑过来,尽管这是所有人都无法预知最后的结果。

好在王凤娇的身体已经恢复得不错,丈夫特地给妻子带来自己亲手做的饭菜,尽管都和妻子商量不再见面,但挡不住思念,还是在医院楼下远远望了妻子一眼。尽管经历了如此可怕的新冠,但最终他们都有光明的未来,像这年的新的春天总会发芽抽枝。

这是首批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的独白。刚撤下呼吸机的他面容消瘦,肤色黢黑,因为脸上长时间固定呼吸,面罩全都是大面积擦伤和淤癍。每次提到新冠肺炎的治疗,都会让他忍不住发抖,男人叫彭博,从昏迷中醒来的他身体非常虚弱,在抢救一个月后体重就掉了整整40斤,双手不住颤抖,连拿杯子喝水都很难做到。因为面部神经受损,他的左眼会控制不住的频繁眨动。

在金银潭医院,因为新冠肺炎使用ECMO的患者一共有24名,而最终像彭博一样撤掉呼吸机活下来的只有四名。新冠肺炎给他带来地方痛苦远不止这些,因为长时间在icu中抢救,彭博已经患上了严重的创伤后综合症,这个创伤综合症使他根本分不清白天黑夜,也分不清是梦还是现实,就连睡梦中都是在治疗。而彭博不知道的是,从入院起他历经了四次致命的并发症,他的命是医护人员从死神手中抢过来的。

一个月后彭博的第二个孩子就要降生,彭博想要身体恢复得更快一些,只能逼自己锻炼,但恢复期很长也很艰难,每次踩脚踏车都会让彭博累的气喘吁吁,但病情在慢慢变好,这也是他努力锻炼的动力。如今彭博已经回到了妻女身边,虽然没有看到孩子的降生,但幸好他还有时间可以陪着孩子的童年。

对此,你怎么看?

在评论区留言分享!

——END——

点下关注,不迷路!

本文章属于作者原创内容,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,欢迎大家点赞、评论、分享!定期分享全世界各地的新鲜事,大家喜欢的话可以关注小编,查看更多有意思的文章!

图片皆来自网络(若有侵权,请联系删除,谢谢!)

About the Author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